贵阳知名律师谈人身损害的重点、难点、热点问题

2020-07-31 12:03:15 908

前言


在司法实践中,对于死亡、伤残赔偿金与精神损害抚慰金是否可以同时主张存在一定的分歧。笔者办理过的案件中,就有法院未支持同时主张伤残赔偿金与精神损害抚慰金,后上诉才纠正过来。这导致同样的案件事实,出现了不同的主张及裁判结果。这主要因于对法律不同的理解。事实上, 死亡、伤残赔偿金与精神损害抚慰金已经被法律分属于不同的赔偿项目,符合条件的,可以同时主张。贵阳律师

从一则案例讲起

人民法院裁判((2016)法民再313号)


一、案件情况

1、2006年11月17日,赵和平因感冒、咳嗽和肢体轻度浮肿在中医院住院治疗过程中出现异常,后经抢救无效临床死亡。


2、一审判决认为中医院应承担赔偿责任,但认为,本案中受害人已经死亡,根据2001年实施的《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》第九条“精神损害抚慰金包括以下方式:(一)致人残疾的,为残疾赔偿金;(二)致人死亡的,为死亡赔偿金;(三)其他损害情形的精神抚慰金”的规定,精神抚慰金即是死亡赔偿金。因而判决只支持了死亡赔偿金的诉讼请求,未支持精神抚慰金的请求。


3、原告对只支持死亡赔偿金未支持精神抚慰金的判决结果不服,向山西省人民法院上诉。山西省人民法院做出终审判决认为,一审法院已经支持原告的死亡赔偿金,对精神损害抚慰金的主张不予支持。


4、原告对山西省人民法院的终审判决不服,向人民法院申请再审,要求支持其精神损害抚慰金的请求。


二、院裁判观点及理由

院经再审审理,撤销了山西省人民法院的判决,改判支持原告(再审申请人)关于精神损害抚慰金的诉讼请求。裁判理由为:一、二审法院不支持精神损害抚慰金所适用的法律错误。一、二审法院作出上述认定的依据是2001年实施的《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》第九条“精神损害抚慰金包括以下方式:(一)致人残疾的,为残疾赔偿金;(二)致人死亡的,为死亡赔偿金;(三)其他损害情形的精神抚慰金”。从该条文看,确实将死亡赔偿金认定为精神抚慰金。但该条文已经被2004年实施的《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》修改。根据该解释第三十三条“赔偿义务人请求以定期金方式给付残疾赔偿金、被扶养人生活费、残疾辅助器具费的,应当提供相应的担保。人民法院可以根据赔偿义务人的给付能力和提供担保的情况,确定以定期金方式给付相关费用。但一审法庭辩论终结前已经发生的费用、死亡赔偿金以及精神损害抚慰金,应当一次性给付”可知,死亡赔偿金已经从精神损害抚慰金中独立出来,属于和精神损害抚慰金各自独立、并列的给付项目,当事人可以同时提出主张。

法 理 评 析

人民法院颁布并于2001年实施的《精神损害赔偿解释》第九条、第二项确实规定,“精神损害抚慰金包括以下方式:(一)致人死亡的,为死亡赔偿金;(二)致人损害的,为伤残赔偿金”,但该规定已经被人民法院颁布并于2004年实施的《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》(以下称《人身损害赔偿解释》)和2010年实施的《侵权责任法》修改。贵阳律师


首先,《人身损害赔偿解释》第十七条、十八条、第三十三条将死亡、伤残赔偿金、精神损害抚慰金并列地同时规定,《侵权责任法》第十六条、第二十条也如此。在立法技术上,如果认为伤残的情形死亡、伤残赔偿金即为精神损害抚慰金,同一个法律文件中就完全没必要将其并列同时规定,一来造成理解的烦扰,二来浪费立法资源。既然《人身损害赔偿解释》、《侵权责任法》将二者并列同时规定,说明已经不认为在伤残的情形,伤残赔偿金即为精神损害抚慰金。

贵阳知名律师谈人身损害的重点、难点、热点问题


其次,《人身损害赔偿解释》第十八条款规定,受害人或者死者近亲属遭受精神损害,赔偿权利人向人民法院请求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的,适用《精神损害赔偿解释》予以确定。《人身损害赔偿解释》同时在第二十五条、二十九条规定了伤残赔偿金的计算方式和标准。如果认为伤残赔偿金即为精神损害抚慰金,则《人身损害赔偿解释》一方面要求依据《精神损害赔偿解释》予以确定精神损害抚慰金,一方面又规定了死亡、伤残赔偿金的计算方式和标准,而且二者确定的方式、标准完全不同。这等于《人身损害赔偿解释》的规定自相矛盾。显然,该规定的正确意思,是将死亡、伤残赔偿金与精神抚慰金区分为不同的赔偿项目。


再次,《人身损害赔偿解释》第三十三条规定,赔偿义务人请求以定期金方式给付残疾赔偿金、被扶养人生活费、残疾辅助器具费的,应当提供担保……但一审辩论终结前已经发生的费用、死亡赔偿金、精神损害抚慰金应当一次性支付。该条确定各赔偿项目是否可以定期金方式支付时,认为伤残赔偿金可以,但死亡赔偿金、精神损害抚慰金不可以,而且死亡赔偿金与精神损害抚慰金系并列关系。显然《人身损害赔偿解释》未将二者等同。


综上,《人身损害赔偿解释》、《侵权责任法》不仅将死亡、伤残赔偿金与精神损害抚慰金并列地同时规定,《人身损害赔偿解释》更是为二者规定了不同的确定方式及支付方式。显然,就精神损害抚慰金是否即为死亡、伤残赔偿金一项,《人身损害赔偿解释》、《侵权责任法》已经做出了与《精神损害赔偿解释》第九条项、第二项不同的规定。《精神损害赔偿解释》相对于《人身损害赔偿解释》系同一机关旧的规定,相对于《侵权责任法》属于层级在下的规定,况且《人身损害赔偿解释》第三十六条第二款已经规定,本解释公布实施前已经生效施行的司法解释,内容与本解释不一致的,以本解释为准。应当认为《精神损害赔偿解释》第九条项、第二项的规定,已经被《人身损害赔偿解释》、《侵权责任法》的规定修改,应当适用《人身损害赔偿解释》、《侵权责任法》的规定,将精神损害抚慰金、死亡、伤残赔偿金分别确定、赔偿。

实 践 提 示

1、在人身损害导致死亡、伤残的案件中,受害方应当同时主张死亡、伤残赔偿金与精神损害抚慰金。


2、在诉讼过程中,受害方应当对独立请求精神损害赔偿的依据作出说明,防止法官认为死亡、伤残赔偿金与精神损害赔偿金只能择一主张,从而不支持独立的精神损害抚慰金请求。


3、如果法官对此存在疑义,可以提交本文援引的院的判决供其参考(虽然我国并非判例法,院的判决除了指导案例外对下级法院没有强制的约束力。但人民法院法发〔2017〕11号文件明确各级人民法院应当完善类案参考、裁判指引等工作机制基础上,建立类案及关联案件强制检索机制,确保类案裁判标准统一、法律适用统一。院的判决观点,对于下级法院法官的裁判无疑会产生重要的影响)。(贵阳知名律师丰江)